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兩年了“弗洛伊德們”還在槍聲中悲鳴!

发布日期:2022-06-14 17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天(5月25日),對包括非洲裔在內的美國少數族裔來説是個悲傷的日子。兩年前的今天,美國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“跪殺”,在最後一刻發出“我不能呼吸”的悲鳴。按照美國總統拜登的説法,弗洛伊德之死讓全世界看到系統性種族主義是“美國靈魂上的污點”。

  兩年後,“美國靈魂上的污點”不僅沒有淡化,反而進一步擴散。就在十多天前,一名18歲的白人槍手在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一家超市開槍射擊,造成10人死亡、3人受傷,其中11人是非洲裔。按照拜登這次的説法,“白人至上主義”是一劑毒藥,貫穿美國政體。就在當地時間24日,在美國得克薩斯州一所以拉美裔學生為主的小學,又至少有21人在槍擊案中喪生。

  世人不會忘記,近一個甲子之前,非洲裔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曾經高呼“我夢想有一天,在佐治亞州的紅色山崗上,昔日奴隸的兒子能夠同昔日奴隸主的兒子同席而坐,親如手足”“我夢想有一天,我的四個孩子將生活在一個不是以膚色深淺,而是以品格的優劣作為評判標準的國家”……如今,馬丁路德金的夢想仍然只是夢想,“弗洛伊德們”仍在槍聲中悲鳴。

  世人不會忘記,近250年之前,美國開國元勳們曾在《獨立宣言》中言之鑿鑿地寫下:“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:人人生而平等,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,其中包括生命權、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。”時至今日,這些華麗的辭藻仍然只是存在於文本當中,美國少數族裔則在持續遭受著歧視與痛苦。

  種族主義是美國的原罪。早在美國獨立之前,盎格魯—撒克遜白人新教徒就憑藉其優勢地位,在北美全面推行基於白人至上主義的政策,屠殺、壓榨和歧視美洲原住民、非洲裔等少數族裔。在美國獨立之後,美國曾長期保留蓄奴制度,而針對非洲裔的種族隔離制度直到20世紀中期才逐步得到廢止,在此之後針對非洲裔等少數族裔的歧視依然系統性存在。可以説,種族主義根植于美國立國的基因當中。

  種族主義至今仍是美國的毒瘤。在經濟和就業領域,從應聘職位到獲取貸款,非洲裔等少數族裔群體飽受歧視。根據官方數據,新冠疫情暴發後,美國非洲裔成年人失業率遠高於白人;新冠肺炎患者中,非洲裔、拉美裔和原住民的病亡率是白人的近3倍。在司法領域,有色人種尤其是非洲裔更容易成為被針對的目標。據統計,2021年美國有266名非洲裔被警察殺害,非洲裔死於警察暴力的可能性“幾乎是白人的三倍”。可以説,種族歧視已深深侵入美國社會的肌理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隨著被稱為“大替代”論的極端主義思潮近年來在美國社會蔓延,美國種族主義趨勢愈發令人不安。“大替代”論聲稱,美國精英正在利用移民等政策減少白人數量,以最終替代白人,這引發了白人至上主義者的躁動與不安。諸如此類的陰謀論近年來曾在美國引發多起暴力事件,前些天發生在布法羅的槍擊案就是最新的例證。

 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,在一些美國政客和媒體推波助瀾下,像“大替代”論這樣的極右翼觀點已經在相當大程度上進入了美國社會主流,不僅成為暴力行為的催化劑,甚至還成為一些公共政策的基礎。種族主義作為美國的痼疾,正與政治極化、槍支氾濫等其他“美國病”交叉感染,發展到了更為危險的地步。

  可以預見的是,在弗洛伊德遇害兩週年的時間節點,一幹美國政客又將出來表達哀思、祈禱,甚至可能還會表達反省之意。拜登也表示將在今天簽署一項行政命令,以強化對警察的問責。但在以弗洛伊德的名字命名的警務改革法案——《喬治弗洛伊德警務公正法案》的談判在國會山陷入僵局的情況下,拜登此舉又有多大的實際意義?除了作秀,美國政客真的打算去除“美國靈魂上的污點”,併為之作出有實質意義的承諾嗎?恐怕沒有人會感到樂觀。

  關於我們 刊登廣告 聯繫方式 本站地圖 對外服務: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



上一篇:80年前的這次西行成就了美術史上的孫宗慰 下一篇:丹麦新冠感染率再攀升 将为年满50岁人群接种第四针疫苗